AnchorLLL

『瀚Mike』麦芽糖

                      麦芽糖

  何瀚不喜欢黏糊糊的东西。

  譬如汗湿的衬衫,泪湿的枕套,甚至连刮胡须的泡沫,他都不甚喜欢。

  但自从跟Mike这个傻仔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最应该嫌恶的,正是Mike这个既湿哒哒又黏糊糊的,麦芽糖罐子好不好。

  这要从甜Mike的睡眠习惯开始说起。

  Mike喜欢搂着何瀚睡,头几夜何瀚忖度,Mike大学才念了没多久,保有这样幼稚的习惯也算可以理解,便随他去了,反正单只的巨型考拉,他大何总还是养得起的。但久而久之,他就发现,这根本不是件可以轻易妥协的事。这个傻仔真的是,黏黏糊糊的,很麻烦。

  入夏的港城炎热非凡,何瀚整天代表公司飞来飞去,谈条件签合同开会议,两件套的正式西装一点也不能马虎。Mike捱过两个礼拜夜夜睡得比何瀚还晚,起得比何瀚的私人司机还早的考试周,就欢快地迎来了暑假。本来七手八脚地准备带上背包和护照,跑到东南亚某个小小海滩晒出个烫金的古铜色让何瀚这个老嫌弃自己是小奶包的凶神哑口无言,何瀚难得回复他请示批假的短信里淡淡地打了一句,我不喜欢比我黑的,足足报废了糖麦两张国际往返机票。小奶包在家里足足撅了两天嘴,本来何瀚就没多长时间能看着他。这个糖陷儿的包子脸一得空当就把粉润粉润的唇角撅得老高。早餐桌上喝口橙汁他也撅,扰得桌对面何瀚手里一杯清咖啡的杯柄带震;晚上何瀚另打包了一大份极品鲜刺身,何瀚餐具还没铺上,糖麦一手抓着两三片厚切的三文鱼片就往嘴里狂塞。何瀚怕海鲜生冷,傻仔吃得急了不蘸些佐料容易不适,好言好语劝着给他端了味碟到跟前,结果这记仇的包子,细长的指尖揪着粉色的虾壳尾巴,两排白而晶亮的贝齿上下娑动着吮吸虾肉,指尖再一拨弄,虾尾给滋溜一下甩在米黄的大理石餐桌上,另一只肉手又给攥成了拳头,托着尚且鼓鼓囊囊的腮帮子,还是撅了好圆的一个负气包子脸。


后话:

想来想去还是想磕苞米地

感觉这对没什么粮吃于是就自己产粮

不太确定是长是短 仅仅是有些闪烁的片段匆忙记录下来

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下去 没人看的话大概也会夭折吧

如果你喜欢或者有什么相关的建议

都可以留言给我喔 我会好好看 鞠躬 膝盖礼~!

评论(1)
热度(9)

AnchorLLL

与我锻炼斗志。

© AnchorL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