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chorLLL

太傅,太傅【引子】

陵越x元凌







  陵越转过身去,探手推开窗,满月清辉,填满半间房。

  他双手背在身后,捻着一串手珠,思绪想得入神了,手上不由得多上了几分力道,如丝般细线忽而就断了,一颗颗圆润便全乱了,落地声音清脆,向屋内每个角落,四处逃散。

  陵越合上窗门,好像月亮也为他收起白晃晃的光的注视一样,除了满地的夜光珠,依稀泛着幽光,一切都融在无声的夜的怀抱。他指腹摩挲着掌心仅剩的几枚珠子,踏出了房门。

 四皇子元凌,头顶着的也是这枚月亮,还在正殿前罚跪。

 历来小皇子们若因耽于玩乐而学艺不精,皆是要由圣上亲自下旨罚跪的。而这跪,倒另有跪的讲究。有的母妃出身显贵,自有家财万贯傍身,上下打点里外接应,别说这皇帝几时去各皇子的书苑问书,就连几更夜里醒过几回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的皇儿平日里再嬉闹不止,也不用吃上半点苦头。有的出身稍低劣些的,再怎么省吃俭用,亦不肯苦了皇儿,就算是时运不济跪上了,自有人去说情请罪,骄矜的身子压根伤不到几分。

 


评论(7)
热度(19)

AnchorLLL

与我锻炼斗志。

© AnchorL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