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chorLLL

相思成灾(平麦)

太甜了 我要冒粉红色泡泡了!

西门少年露虎牙:


2. “你带来花的消息,偏又凋零,转眼就成迷。”



看着来人,Mike楞了一下。上下打量陈均平,不像刚下班的样子。Mike咽了柠檬茶,不甘示弱地回嘴:“又这么晚出来浪。”

陈均平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帮Mike拉下了卷帘门,两个人站在灯光昏暗的小店里,四目相对。Mike闻到了陈均平身上的香水味,木质基调里有橙子的味道,是Mike去年情人节送给陈均平的。

Mike被陈均平看得不自在,移开了目光,低头咬着柠檬茶的吸管,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陈均平看着Mike长长的睫毛在脸颊投下阴影,不咸不淡地回了四个字:“明知故问。”

Mike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甚至后退了一步想要离陈均平远一点。陈均平却动作更快地后退一步坐在了店里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笑意盈盈地看着Mike。

“你怎么…没把预订取消。”Mike试探性地问到。

“那我现在取消好了。”说着陈均平就拿出了手机。

“诶?不是…这么晚了,人家都下班了…”Mike皱起小眉毛,假装苦恼。

“既然来不及取消,也不能不去啊,很贵的。”陈均平一本正经地解释。

“是啊。”Mike点点头附和。

“那你明早过来接我好吗?”陈均平手臂撑在桌子上,托着脑袋歪头看着Mike。

“嗯?”Mike有点跟不上思路。

“我还没有考到驾照。”陈均平的表情很是遗憾。

“喂!我还没有答应要跟你去呢!”男色当前,Mike难得保持了清醒的头脑。

“可是我很想去海边诶,又没有人陪我。”陈均平眉梢嘴角都垮了下来,噘着嘴有点委屈的样子。这个表情是跟Mike学的,虽然在其他人看来陈均平做这个表情很智障,但Mike却很是受用,甚至可以说是无法抵挡。

“哦。那你收拾好东西,明早我去接你。”Mike还是认输了,他知道自己赢不了。他喜欢陈均平,不想错过任何一点信号。



如果说Mike答应出游的时候,陈均平只赢了一成,那当Mike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现在陈均平家楼下的时候,陈均平觉得自己已经赢了一半。

看着Mike的黑眼圈,陈均平都能想象得到Mike是怎样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度过了一整夜,大概在Mike的脑海里,已经提前预演了七七四十九种不同的场景,想了九九八十一种乱七八糟的预案。他甚至可以猜到Mike在出发前一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吼“我去浅水湾只是因为不想浪费钱!!我已经不喜欢那个混蛋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昨晚没休息好吧,要不然我来开车?”

“你不是没驾照?”

“哦,今天早上刚收到的。”

Mike白了陈均平一眼,把自己骗了过来,这个混蛋就连谎话都懒得编了。不知道是哪个快递公司这么尽职尽责周六一大早就给你送驾照,也介绍给我好不好。

Mike在副驾驶安稳地睡觉,陈均平安稳地开车,还贴心地替Mike拉下遮光板。陈均平叫醒Mike的时候,迷糊的Mike还口齿不清地说着“阿平,脖子痛”,陈均平没有伸手帮Mike揉脖子,Mike自己反应过来之后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两人前台登记之后便拎着行李去房间,Mike盯着房间中央的超大双人床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说什么。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没有聊天,Mike抱着橡皮鸭子的游泳圈冲进海里扑腾,陈均平拿了本书在沙滩晒日光浴。

面前的书久久翻不过一页,陈均平总是忍不住去看那个金黄色的橡皮鸭子。

陈均平总是忍不住去看Mike。

Mike套着游泳圈在海里打转,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掠过陈均平。不知道什么时候陈均平周围就围上来几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Mike气得一拳打在海面上:“小白脸天天就会招蜂引蝶!”

陈均平只觉得自己敷衍两句话的功夫,海面上就只见橡皮鸭子不见了Mike。陈均平急得大声喊着Mike的名字冲过去,他的心脏都要沉进海底了。Mike却突然冒出来泼了他一脸水:“陈均平!我就知道你偷看我!”

本来各自行事的两个人,终于玩在了一处。就像无数个他们曾经一起度过的周末一样。他们聊新任上司的怪癖,他们聊楼下阿公的老狗,他们聊新上映的电影,他们聊奶茶店的员工偷偷谈恋爱,他们聊家里安排的一场又一场相亲。

“我不想结婚啊。”Mike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游泳圈丢在一边,小腿上还沾着水珠。

“因为没有喜欢的人?”陈均平枕着自己的手臂躺在Mike身侧,看着Mike还在滴水的短发。

停顿了一秒,Mike突然回头,明亮的眼睛撞上陈均平的目光。他歪着头冲陈均平笑了一下:“我喜欢你呀。”

陈均平的目光有一点点闪躲:“你都知道我不好了,还喜欢我?”

Mike学着陈均平的样子躺下来,看着蓝蓝的天空,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陈均平听的:“陈均平,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十个小时前陈均平还觉得自己成功的机率有一半,可面对如此直白的答案,他心里又突然没了底。



“我们分开四个多月了吧。”

“一百三十四天。”



两个人又不说话了,吹着海风,各自沉默。陈均平觉得Mike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以前的Mike总是很害羞,总是笨嘴拙舌,可是以前的Mike也总是很直白,总是不吝啬表达爱意,总是把满满的喜欢捧到自己眼前。陈均平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确定Mike的心意,但不确定Mike是否还愿意和他在一起。



而Mike的心思很简单,躺在心爱的人身边,连空气都是甜的。

评论
热度(37)
  1. AnchorLLL西门少年露虎牙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 我要冒粉红色泡泡了!

AnchorLLL

与我锻炼斗志。

© AnchorL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