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霆】相敬如宾(短篇)

太喜欢这个设定了 嗯
谁说没羞没躁就不能相敬如宾

即便是如何:

001


何瀚和陈霆从高中就开始在一起了。



由于家庭条件不好,陈霆发育得比别人晚,高二那会儿个子还小,高三那年猛长。但营养跟不上,就显得很瘦弱。



老师也没高兴给陈霆换位子,他还是坐在第一排。



每天早上,何瀚都要值日——拖地。他拖教室的前后,到陈霆跟前的时候,何瀚低头拖一下地,抬头看一眼陈霆,拖一下地,抬头看一眼陈霆。隔着厚厚的圆眼镜,陈霆乌溜溜的眼睛就看着何瀚,两个人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对方。



在学校里,看不见他们俩牵手,甚至连勾肩搭背的时候都没有。每次都是陈霆走在何瀚旁边,两个人隔了一小段距离。一起吃饭的时候,话说的也不多。



何瀚点陈霆喜欢吃的,所以最多最多就看到陈霆的筷子往何瀚餐盘里伸,再亲密的,没有了。两个人表现得像是生活多年的老夫老妻,没有年轻人的激情。



何瀚和陈霆都有自己的朋友。体育课的时候,何瀚和几个哥们坐在操场上聊天。隔了小半米,陈霆坐在边上,听他们讲话。都是有钱人讲的东西,陈霆听不太懂,他们口中的那几个牌子,陈霆也没听过。



面对有钱人,陈霆与生俱来就有种自卑感。但没人清楚为什么他会跟何瀚在一起,更没人清楚为什么何瀚这么温柔阳光又有钱的大少爷,会跟这个又土又傻的乡巴佬在一起。



陈霆也有自己的朋友。一旦听厌了何瀚朋友的谈论,他就会去找自己玩的好的同学。没有几分钟,何瀚也会跟过来。两个人没有多话,就像多年的老夫妻一样,默契。



还是有些人羡慕他们平平淡淡爱情,虽然没有激情,也能品出几分恬淡之美。不黏糊,不腻乎,干干净净,旁人看了也舒心。



何瀚是班长,每次发东西都是从第一组的第一个人发到最后一组的第一个人。



他把各种学校的通知书递给陈霆的时候,对方总会轻轻说一声“谢谢”。



当然陈霆要是给何瀚带话“老师让你去办公室”或者“老师让你把讲台上东西发下去”的时候,何瀚也会抬头,说一声“谢谢”。



客气得不能再客气。





又不能说他们像陌生人,毕竟人家已经在一起了。同学想了好久才想起一个词形容这种关系。



相敬如宾。







003



上了大学以后,陈霆终于摘了那副土掉渣的眼镜,开始戴隐形的。



何瀚和陈霆上了同一所大学,选了同一个专业。



学业没有高中那么繁重,两个人有空会一起出去。去图书馆,坐在一起看书。去咖啡厅,面对面看书。去电影院……太黑了,看不了书,不去了。



快一年舍友才知道他们俩在一起。



大二那年,陈霆加入恒字。



何瀚反对了一次,无果,也就没再反对。




陈霆的性格逐渐在变化。他开始爱笑了,不再那么自卑,话也多了起来。后面的几年,何瀚也一直陪在他身边。



不过两个人看起来还是相敬如宾,平平淡淡。最亲密的一次,舍友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亲密——他无意中看见陈霆哭了,何瀚抱了抱他。




没了。




舍友不明白,为什么有情侣能做到这样?




对对方都没有欲望的吗?





005



陈霆当上坐馆以后,还是和何瀚在一起。



两个人都很忙,何瀚找陈霆或是陈霆去找何瀚的次数都不多。



有一天社团里的叔公,非常慈爱地问陈霆要不要帮他介绍对象的时候。



陈霆一脸疑惑:“我有对象啊。”



叔公眼角抽抽,马仔们嘴角抽抽。



陈霆说他的对象就是何瀚。



疑惑逐渐转移到其他人脸上,叔公问陈霆,为什么不跟大家说。



陈霆问:“你们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就有鬼了。



不过后来何瀚来找陈霆的时候,大家擦亮自己的眼睛愣是没找到这两个人哪里像情侣了。



何瀚来,陈霆帮他倒了杯水,何瀚说谢谢。然后何瀚坐在离陈霆挺远的椅子上,谈论……新闻?



还是国家政事。



要不就是股市,经济问题。



谈得开心的时候,两个人都会笑。



在谈什么……





最近读的书?!



这也太像和老朋友谈话了吧。



没人再有兴趣听墙角了,都快睡着了好吗?能不能不要那么相敬如宾!







002



夜自修下课的时候,住宿生都往宿舍飞奔。何瀚站在外面,等陈霆慢慢吞吞收拾好东西一起回宿舍。



两个人喜欢走小路。



何瀚挨着陈霆,叫一声:“阿霆。”



“怎么了?”



何瀚伸手摘下陈霆的眼镜,细细看着他,说:“你的眼睛真好看,别戴眼镜了吧。”



陈霆没说什么。



何瀚揽上陈霆的肩,把人往怀里勾勾:“我给你买个隐形眼镜吧。”



陈霆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不用了不用了,我坐第一排,能看清楚的。”



何瀚嘶了一声:“我是说你没有眼镜好看,不是说你看不清楚。”



“不用了。”陈霆伸手要拿何瀚手中的眼睛,何瀚却把手挥开,不给他。


“不贵的。”何瀚说,“我给你买,你要戴。”



“等毕业吧。”陈霆又要拿自己的眼镜,何瀚不给他。陈霆急了,“快给我!”



何瀚说:“阿霆。”



陈霆愣住,不知道他要叫自己干什么。



灯光昏暗,视线模糊。



何瀚亲了亲陈霆。



亲了挺久的。



还伸了舌头。



两个人天天走这条小路都要亲一通,陈霆没有抗拒,只是还有点不好意思。



回应还是回应的。



亲完以后,何瀚说:“谢谢。”



陈霆晕晕乎乎,也跟着说:“谢谢。”



何瀚哈哈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说:“我特别喜欢你跟我说谢谢。特别好听,特别温柔,特别可爱。特、别、撩、人。”



陈霆也笑:“你也是。”



何瀚说:“以后不许跟别人说谢谢,只能跟我说。”



陈霆问:“为什么?别人帮了我,我怎么能不说谢谢?”



何瀚说:“帮你是他们应该的。”




“谬论。”陈霆又说,“偏执狂。”



何瀚得意地挑挑眉毛,手在陈霆身上摸来摸去:“可你就是喜欢偏执狂,喜欢得要死。”



陈霆不屑地“嗤”了一声。



何瀚叹气:“我也喜欢你喜欢得要死,要不等毕业那天,我们就那个啥吧,我想了好久了。”



陈霆推开他:“滚滚滚。”






004



大学生活比起高中来实在丰富多彩。



陈霆喜欢看书,何瀚也喜欢。他们俩看书,觉得自己手头那本不错,就推荐对方看。两个人经常互换书看。



正经的文学作品。



里面总是有一些让人躁动的小场面。



无巧不成书,无肉不成经典。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做人嘛就是要开心一点。



春宵夜喜上眉梢。



不要废话就是干。



床还是酒店的好。



不过两个人读的真的都是正经文学作品,以上只是阅读过程中的一些小插曲。



何瀚和陈霆都不喜欢看电影,有想过去电影院约会。后来看到一半双双睡着,觉得还不如去床上睡。何瀚还着凉感冒了,不划算。



大二那年,陈霆加入社团。



何瀚开始不同意,但他尊重陈霆的选择,暗暗发誓,无论前路多难走,自己一定会陪在他身边。



令他欣慰的是,陈霆一天比一天开朗了。



但有时候也会心疼。



有一次陈霆被打了,脸上青了一大块,血痂结在嘴角,他非常狼狈地坐在寝室的床上,眼神呆滞地望着床。



回想起来,这大概是陈霆人生中最迷茫的时候。



何瀚没有问他什么情况,没有问他被谁打了,没有问他原因。



何瀚帮他处理了伤口,陈霆突然哭了。



何瀚就只问了一句废话:“痛不痛?”



陈霆流着眼泪骂他神经病,净说废话。何瀚探身,抱住了他:“哭吧。阿霆,我会陪着你,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006



何瀚上前,从身后抱住陈霆,亲了亲他,说:“你的马仔们走了。”



陈霆说:“你耳朵真灵。”



何瀚微微得意:“高中那会儿练就的,别人一来,我不就立刻和你分开了吗?你知道他们怎么说我们俩的吗?”



“怎么说的?”



“相敬如宾。”



有趣。



陈霆扬起嘴角:“挺好的。”



“好什么?谁要跟你相敬如宾!”何瀚咬了咬陈霆的耳垂,一粒一粒解开对方的扣子,“我要跟你没、羞、没、臊。”





【END】




好久没来我乎写字了
时间匆匆 明天就是专四了
上次来认认真真写字还是四级的时候
嗯 不能失掉的 是对学习的那份本心
明天 就攥紧手中的笔去拼搏吧
我 不后悔 因为努力过

It's just the bus station right across the street
but it's this special you that stands right next to my shoulder.

大概是广州见了你以后

很久都不能去见你了 时哥哥

图就都堆着吧 不修 想你的时候拿出来看看。